三重延税养老保险仍然“难以兑现”

在保险业回归保障的前提下,已在保险业备受关注10年的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试点,仍未听说2018年初落地。

2017年7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很明显,递延个人所得税商业养老保险试点将于2017年底前启动。

为此,许多参与试点的国内保险公司正准备在试点开始后抓住市场机遇。

然而,1月3日,在采访了上海的一些专业养老保险公司后,记者收到的反馈仍在等待该政策出台。

「去年十一月,中国保监会发出通知,25家保险机构参加了延税养老保险研讨会,讨论延税养老保险的推广事宜。当时,人们认为它应该很快推出。

此后,一些大型保险集团也表达了对这种保险试点的期望。

然而,目前很可能再次推迟。

”一些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在税务专家看来,当减税项目在美国大规模启动时,中国推出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并不是为了通过税收激励来促进商业保险的发展,而是为了通过延迟纳税来刺激市场,这是很困难的。

数千亿增量溢价“下跌空”至少目前,市场预期的“带来数千亿增量溢价”已经变得遥远了。

“税收健康保险面临的相关问题尚未解决,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难以实施。

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即使是有资格从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监会)获得纳税资格的公务员,也没有为保费健康保险投保。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郝苏烟在分析中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将在全国31个试点城市推出税收健康保险。

一年多之后,根据中国保监会2017年发布的数据,实收保费仅为1.26亿英镑,保有量不到7万股。

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的实际操作困难是什么?优惠政策的数量、递延税的标准和双重征税的困难是三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像保费健康保险一样,在支付时是免税的。

后者每月可扣除200元,年税额减免2400元。

然而,到目前为止,市场仍不清楚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的具体税额。如果每月扣除500元来计算税额,那么个人可以暂时免于投保的税额为每年6000元。但是,在约定期限内领取养老保险时,仍需缴纳6000元的免税金额,个人取得的投资收益也需缴纳。

不清楚每月500元的免税是否合适。

对各方来说,免税金额太低,无法促进市场发展。免税额度过高,会对国家税收产生影响。

复旦大学保险系副主任陈冬梅在接受采访时说。

对此,平安证券(Ping An Securities)发布的研究论文也指出,政策导向和税收优先权将成为这类保险未来发展的关键。

如果税收激励不足,商业养老保险相对于传统投资渠道的优势并不明显,人们也无意青睐商业养老保险。相反,在易于理解和操作以及直观效益方面,它们不如传统投资方法。

因此,如何制定合理的扩税计划,真正激发市场潜力至关重要。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学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明来认为,从税务管理系统的角度来看,必须有一个更好的技术平台来有效地与保险产品对接。

同时,税收递延养老保险不同于税收高级健康保险。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不是税收绝对值的减免,而是递延所得税。

这将对平台的建设提出更复杂的要求。

记者了解到,与国内保险专家对推出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有所怀疑不同,保险公司有更多的期望。

2017年7月,保监会副主席黄洪曾表示,保险业已经基本做好了税延养老险试点的准备工作;11月,保监会下发通知,25家保险机构参加税延养老险座谈会;12月中下旬,太保寿险副总经理郁华表示,太保已经做好相关销售和服务准备,可随时承接税延养老保险政策落地。2017年7月,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黄曾宏表示,保险业基本上已经为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试点做好了准备。11月,中国保监会向25家保险机构发出通知,邀请其参加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研讨会。12月中下旬,CPIC人寿副总经理余华表示,CPIC已经为相关销售和服务做好准备,可以随时接受延税养老政策。

“太平洋集团非常重视延税养老保险市场的机遇,并为延税养老金销售和服务做好充分准备。

我们相信健康的老年保健将是保险公司未来业务发展的一个重要领域。

CPIC将从技术、人才和服务等方面提升递延所得税养老保险产品的优势。

”在一次研讨会上,余华指出。

然而,保险公司的积极准备导致了政策制定的延误。

朱明来表示,中国的个人所得税征收制度本身并不是一个特别完善的制度,税收递延养老保险归根结底是一个国家是否愿意允许向被保险人支付利润和税收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