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院李阳:金融部门已经在为未来房价下跌做准备。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阳在最近的经济形势研讨会上表示,中国面临五大风险:经济放缓、产能过剩、地方债务和货币泛滥。

在房价上涨原因不明的情况下,金融部门正在为未来房价可能下跌做准备。

地方政府债务总额不是问题,但一些地方问题更为突出。

李阳指出,全球危机尚未结束,国际金融去杠杆化尚未完成,发达经济体尚未解决严重的消费导向问题。但现在危机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发达经济体已经稳定下来,新兴经济体也陷入了在QE结束时失去快速增长来源的危机。

李阳认为,解决世界危机的根本途径是改革,中国在这方面起了带头作用。

根据中国指数研究所今年1月发布的100个城市的房价数据,截至去年12月,全国100个城市的房价自2012年6月以来连续19个月环比上涨。

1月底,《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房地产税试点三年来难以撼动房价,泡沫也没有被挤出。

内地房价仍在上涨,但中国香港最近披露了房价下跌的消息。中国香港的房地产市场是否正在接近冬天,这是值得怀疑的。

本周,中国香港新鸿基地产宣布大幅降价,从大约156套开始。价格普遍低于去年初。一些单位的每平方米价格比去年低34%。考虑到给予买家的额外税收优惠,单价相当于同比下降近45%。

业内人士指出,楼孙珅鸿基以半价出售新单位,主要反映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限制物业市场上升的3D政策的影响。

根据中国香港的媒体研究,中国香港的住宅需求仍然强劲,因为新的供应和土地不能满足未来的需求。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香港的很多人只能等着看他们的货币。主要原因不是看空房价,而是交过高的税。

以下李阳的观点来自《经济参考新闻》(Economic Reference News):金融危机始于2007年,从美国迅速席卷全球。在年底和年初,每个人都必须对形势做一些评估。我的总体评估是,危机尚未过去,但刚刚进入一个新阶段。

从发达经济体的情况来看,危机的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但造成危机的基本因素并没有消失。更重要的是,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采取了许多非常规措施。这些非常规措施不仅防止了危机恶化,还增加了复苏的负担,使复苏进程不确定。

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发展方向主要是以消费者为导向。经济结构高度依赖服务业,而制造业已经成为空。

判断危机是否过去,取决于实体经济中的经济发展偏向模式和扭曲的经济结构是否得到解决,而这显然还没有得到解决。

与此同时,这场危机最初是一场金融危机,其特征是杠杆率非常高。

去杠杆化是拯救危机的必要途径。现在,去杠杆化尚未完成,在某种意义上仍在改善。

全球危机尚未结束,第二场危机发生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

在危机开始时,有一个现象:一方面,发达经济体的经济非常贫困;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如此之好,以至于出现了一个被称为双速脱轨的概念。这两种类型的国家有两种速度,并且脱轨了。

然而,目前,危机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发达经济体已经稳定,新兴经济体开始陷入危机。

这是因为新经济的快速增长以前主要得益于全球货币市场释放水所提供的金融支持。当量化宽松政策结束时,旧问题再次出现。

就中国的经济形势而言,目前有五大风险。

第一个是经济放缓,从之前的10%增长下降了2-3个百分点。这将对经济产生巨大影响,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完全消除负面影响。

其次,房地产行业存在突出问题,不清楚房价上涨的具体原因。目前,金融业已经在为未来可能出现的下跌做准备。

第三,产能过剩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癌症。然而,很难就如何减少产能过剩以及如何实施产能过剩达成共识。此外,中国仍不得不面临依赖投资来确保短期增长的问题。

第四,金融方面同时存在货币泛滥、贷款困难、利率偏高的现象,说明依靠政策调整已经解决不了这方面的问题,必须要动大手术。第四,金融领域同时存在货币泛滥、贷款困难和高利率的现象,这表明依靠政策调整无法解决这一领域的问题,需要进行大手术。

最后,虽然地方政府债务就总额而言不是问题,但一些地方问题更为突出。

国际金融危机还没有过去,但已经到了一个新阶段。世界上所有国家摆脱危机的根本途径在于改革。

如果任何一个国家行动迅速并且有很大的决心,它就会带头。

更令人欣慰的是,中国在这方面领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