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敬:降低利率不能解决中国的经济困境

在十八届五中全会前两天,央行再次提出了一个大的二次探底举措。这是自去年11月以来连续第六次降息。

刚刚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下降至6.9%,为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两次下跌表明,中国央行正试图继续排水,以抵消国内生产总值(国内总产值)增速下滑的影响,拯救更糟糕的中国经济。

随着中国经济走向1990年以来的最低年增长率,2015年将是有史以来降息幅度最大的一年。目前,中国再次进入负利率时代。然而,中国一半以上的企业利润仍不足以偿还银行利息,大量社会资金仍留在实体经济之外。

所有这一切表明,中国经济长期以来陷入超级流动性陷阱,降息和目标下调的边际效应为零。

因此,迫使银行降息和降息的经济恶化的最终结果只能是推迟资本泡沫的破裂和经济危机的再次到来。

除了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7外,生产者价格指数(PPI)连续43个月为负值,投资和出口增速也持续下滑。

资本外逃、老板出走、企业倒闭、工厂关闭、中国制造业关闭或退出以及由此引发的失业浪潮,不仅严重冲击了中国经济,也对政权的稳定构成了巨大威胁。

由于股市崩盘、人民币贬值、产能过剩、经济增长放缓等因素,财政部长楼继伟9月4日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表示,中国严峻的经济形势将持续5年,或许10年。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最近也指出,中国经济正经历着最严峻的外部环境。

渣打银行的一项新预测显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债务总额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在6月底达到251%,远高于2008年底的147%。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债务增长如此之快,金融风暴几乎总是会接踵而至。

中国目前面临的经济困境是过去十年经济发展模式的必然结果,也是腐败集团给李熙留下的烂摊子。

2008年,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启动了一项4万亿元的刺激计划。

在国内市场疲软和外部市场疲软的背景下,这种单纯依靠政府投资驱动和银行发行纸币来促进经济发展的措施无疑是饮鸩止渴。

由于这种罕见的货币扩张,整个产业结构失衡,导致许多企业在政府错误信号的引导下盲目投资,使得已经过剩的产能更加不可能。

这给今天的债务危机和银行坏账埋下了定时炸弹。

为了挽救中国经济的死胡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当局改变了过去依靠发行几何货币刺激经济发展的方式。

在不断应用传统货币政策工具如降低标准和降息的同时,央行还使用新的基本货币投放工具如SLF(长期贷款工具)、SLO(短期流动性调整工具)和MLF(中期贷款工具),并利用地方债券互换发行地方债券,准备采取所谓的7万亿信贷资产抵押贷款再融资等措施缓解地方债务危机,为枯竭的实体经济输血。

与此同时,它还试图通过拉高股市、放松房地产管制和操纵汇率,继续防止资本外逃和经济悬崖崩溃。


经济学家徐小年表示,无论下半年采取什么政策,中国的经济低迷都不会逆转。

经济学家吴敬琏早就指出,1995年制定的九五计划提出要实现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发展。十八年后,所谓的饮鸩止渴的中国模式出现了,而不是转变成一种模式。

他还尖锐地指出,大量事实表明,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是不可分割的。

然而,与经济体制改革相比,政治体制改革远远落后于实际要求。

这已经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没有政治体制改革,不仅经济体制改革难以深化,许多社会矛盾也无法解决。

他明确表示,在继续完成市场经济改革任务的同时,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改革,不仅是中国未来改革的主题,也是中华民族的兴衰和每个公民的根本利益。在这些问题上没有任何犹豫的余地。

只有冲破阻力,努力跨越障碍,我们才能实现几代中国人的梦想,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裕、民主、文明的现代化国家。

然而,政治体制的进一步改革意味着各级政府进行自我革命,放弃和放弃权力。

结果,它遇到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各种阻力。

他们要么尽力阻挠市场化改革,保持寻租地位,要么尽力在改革中增加自己的私人物品,将改革扭曲为新的寻租机会。

今年6月中国内地股市崩盘是江派势力暗中操纵的结果。

十八届五中全会即将召开。10月底,500张彩票中央检查组和澳大利亚游客也将进驻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保监会这三家央行,以及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这四大国有商业银行。

只有王喜能像预期的那样做出惊人的举动,找出阻碍市场化改革的罪魁祸首,中国经济才能真正从废墟中重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