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开放市场“加息”央行的艰难操作

冉东学在春节前在公开市场上采取了紧缩政策。春节过后,央行再次将三个时期的反向回购利率全面上调10个基点。其中,200亿元7天期反向回购的中标率为2.35%,高于此前的2.25%。100亿元人民币14天反向回购的中标利率为2.5%,高于此前的2.4%。200亿元人民币28天反向回购的中标利率为2.65%,高于2.55%。

不仅在公开市场上,央行还大幅上调了SLF贷款利率,将隔夜SLF利率从此前的2.75%上调至3.1%。7天SLF利率从3.25%上调至3.35%。一个月期SLF利率从3.6%上调至3.7%。

市场对央行假期后第一天的操作反应强烈,主要10年期国债期货合约早盘暴跌近1.4%。

期货市场的黑色板块也大幅下跌,螺纹钢下跌5%,铁矿石、焦炭和炼焦煤下跌3%。

春节前,央行已经将多边基金利率上调10个基点,这向市场发出了央行应该适当收紧货币的明确信号。这一次,它只是继续既定的政策。

事实上,在春节前,央行已经使用各种工具将基础货币投入市场达一段历史时期,但这些资金将逐渐到期。在这种情况下,加息可能会导致一些机构流动性短缺。例如,这次中央银行允许不符合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的机构申请SLF,但有100个基点的额外罚款。

央行发出的信号很明显。如果你缺钱,我会给你钱,但你付出的代价更高。那么你必须缩减你的资产。这是金融去杠杆化的最温和的暗示。

为什么央行想要通过公开市场提高利率?除了金融去杠杆化、防止房地产泡沫、抑制商业银行过度放贷、回收春节前投入的大量流动性之外,央行的货币政策操作正经历一个重大转折点。由此,以前在数量和价格上的直接操作转向了引导预期。这是更高层次的货币政策操作。

货币政策管理的这个变化,是由于目前面临的复杂的宏观环境:宏观经济下滑压力仍然在加大,国内房地产泡沫,金融业杠杆都是高企,美联储进入加息通道,今年预计加息三次,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资金流出蠢蠢欲动,央行的操纵空间极为逼仄。货币政策管理的这一变化是由于当前面临复杂的宏观环境: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国内房地产泡沫和金融业杠杆都很高,美联储已经进入加息渠道。预计今年将加息三次,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资本外流加剧,央行空操纵极其狭窄。

近年来,为了稳定宏观经济,中央银行向市场注入了大量资金。然而,由于经济需求和投资回报率不足,资金已经进入金融市场”空”;与此同时,随着外汇账户开始下降,基础货币进入公开市场的渠道,这就要求央行在投放基础货币的同时还要去杠杆化金融,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操作”。

在这种情况下,央行不得不逐步减少其在数量和价格方面的重大举措,如直接下调存贷款利率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而不是专注于预期。

这时,它需要市场的合作和机构的理解,从而影响自身的投资和运作,以达到货币政策的目的。

从预期导向来看,国外成熟市场国家央行的货币政策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例如,美联储的信息透明度和可预测性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标。货币运行曲线非常平稳。美联储定期利率会议对市场的影响已经成为货币政策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这种操作是可预测的、易于操作的、更专业的,并且组织可以平静地处理它,从而降低货币操作的成本。

目前,中国央行正在努力寻求指引。然而,由于货币传导机制不畅,机构专业水平参差不齐,只能通过轻微的货币监管来指示市场,表达央行的意愿,引导机构运作,有时甚至迫使机构实现目标。

然而,预期指导是一种更先进的货币管理工具,需要机构的自我意识以及中央银行业务的一致性和透明度。

例如,在2013年资金短缺之前,中国央行突然停止了反向回购操作,一些市场认为反向回购的目的是收紧货币政策,以消除金融杠杆。然而,从那以后,市场经历了严重的资金短缺,引起了市场恐慌。

此后,央行不得不改变方向,长期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导致利率下降。前后操作之间的矛盾导致了机构预期的混乱和货币政策权威的损害。我希望这一次不会发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