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我们目睹了农村经济的衰退

春节假期结束了。

一些农民工已经提前离开,从他们遥远的家乡回到大城市。除了迷人的大城市之外,春节假期后打算停留一段时间的其他人必须有更多的时间来体验中国远郊和农村地区最真实的一面。

这不仅是大多数中国人思乡的一面,也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背后隐藏的一面。

这种平时不容易看到的农村经济状况与我们每个人的利益密切相关。

也许你会怀疑你不是来自农村,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坦率地说,这种观点很肤浅。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农业大国。历代农民的数量都大大超过了城市居民的数量。经济基础也以传统农业为基础。

甚至那些已经上升了三代的所谓的城市居民也大多来自中国的广大农村。

然而,回顾当前城市经济的繁荣,价格恰恰是农村地区的萎缩和萧条。

首先,劳动力的持续外流造成了农村的心理变化。许多人应该还记得几年前有一份医生返校报告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

在这篇文章中,从一线城市上海回到家乡的作者记录了从大城市回到农村所带来的不适。

总的来说,中国农村目前的社会状况呈现出以下特点:第一,农村人口中大多数是老人和儿童,年轻人在国外工作,许多人已经在城镇定居下来,只是偶尔会在假期回到家乡探亲。

因此,随着年轻人分散到农村工作,过去温暖的人际关系逐渐变得冷漠,后代农民留在农村的可能性也在减少。

然而,那些在城市工作的人已经逐渐被城市的价值观所同化,他们每天最关心的事情已经从当地的亲属关系变成了房屋、汽车和车票。

最可悲的是,从农村进城的大学生毕业后就业条件极其困难。即使他们找到了工作,他们也很难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真正拥有房子和汽车票。

这显示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现实:城市生活成本高使得农村大学生很难在城市立足;然而,即使他们回到家乡,他们所学到的知识仍然不能回馈村庄。

原因是农村地区工作岗位少,工资低,他们没有机会发挥自己的专业知识。

因此,即使城市生活压力很大,城市更具吸引力的吸引力仍然会导致人们涌入城市,农村劳动力正以每年2%的速度萎缩。

随着劳动力的逐年流失,广大农村逐渐形成了今天的空心理模式。

由于农村经济的持续发展,人类精神的衰退和农村文明的衰落变得越来越明显空。

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春节回家的感觉:表面上看,村子很和谐,家庭团聚,但实际上,这种兴奋只是意味着年轻劳动力像候鸟一样在春节期间迁徙和返回。

节日过后,随着劳动力回到城市工作,农村将展现出真实而孤独的一面。

回国前后,城市和农村的繁荣与荒凉的对比让我们感受到中国社会经济失衡的现实。

这种不平衡让中国农村看起来像一个巨大而有营养的椰子。被这个城市的工业经济吸了很长时间后,现在几乎只有一个空摇摆的椰子壳。

事实上,这种空中心化的过程是从改革开放开始的。

据统计,1979年至1990年,中国基础设施投资总额从501亿元增加到1073亿元,增长240%,农业投资总额从53亿元增加到70亿元,仅增长34%左右。农业在基础设施总投资中的比例从1979年的10.6%下降到1994年的1.7%。

可以说,在进入21世纪之前,中国的农业发展远远落后于城市的基础设施。随着这一时期第一波城市建设带来的农民工浪潮,中国农村经济的收缩和萧条是不可避免的。

2000年后,这一趋势没有停止,而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而变得更加紧迫。

新世纪头十年,中国农村劳动力继续以年均600万人的速度流失。

从2008年至今,农村人口持续下降。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中,有14个人口净流入区和17个人口净流出区,10多个人口流失超过200万的省份人口流动加快。

人口净流出最多的地区包括苏北、安徽、河南、东北、四川和贵州的农村地区。

在过去的几年里,大量的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并以惊人的规模积累至今。

据统计,仅2017年前三个季度,全国农民工总数就达到1.8亿左右。

虽然农民工数量急剧增加,但我们也看到,年轻农村劳动力的流失减缓了农业的发展。

在许多地方,农民一年只种一季而不是两季,半废弃的问题随处可见。

过去用于农业耕作的生产田也已成为农村地区老年人、弱者、病人和残疾人的福利田。

农村逐渐成为老人、弱者、病人和残疾人的聚集地。

其次,你可能对上述现实视而不见,从农村包围城市到城市覆盖农村。

毕竟,当你回到农村的时候,你只是暂时从公司里迈克尔和辛迪的异国情调身份变回了村里的狗蛋和翠花。

春节假期结束后,当你回到城市时,你会立即恢复你迷人的职业地位。

此外,人们更认同的实际上是城市中的新身份。

这种现象可能是农村空的本质。

无论是劳动力的持续外流,农业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下降,还是农村人口身份的改变,都反映了同样的问题:农村实际上已经被剥夺了精神和脊髓,越来越失去了其文化和社会独立性,成为城市的一个完全附属品,或者是一个暂时还没有成为城市的地区。

当今中国的城市群格局基本上分为产业集群和经济发展水平,辅之以全国范围内的高速铁路连接,形成了城市网络和所谓的23个大城市群。

这些人们聚集在一起工作和生活的区域都是根据城市的需求和发展逻辑建造的。其中,农村只被视为落后、无知和贫困的边缘角色。它可以为城市提供最有价值的东西,即大量廉价劳动力。

事实上,中国经济在过去几十年的腾飞一直围绕着劳动力市场的两项供给方改革。

在这个过程中,[生产了大量廉价劳动力。

从20世纪90年代到新世纪初,中国首次启动了大规模的城市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建设。与此同时,中国走上了低端加工和出口的道路。

城镇对劳动力的巨大需求导致许多农民放弃土地进入城市。

这一过程已经使至少1亿农民成为城市中的农民工和临时工。

从那以后,中国经济向第三产业的转型,把尚未进城的农民工和农民变成了城市中的低端服务业从业者。

经过这一次又一次的磨难,大量的农民消失了,但是大量的低端工人离开了这个城市。

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这些人用自己的辛勤劳动为中国的经济繁荣提供了动力,但最终他们发现自己是一个既不能完全融入城市又不能回到农村的笨拙的人。

他们为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但似乎没有得到好处。

当然,这种现象并不令人惊讶。

审视中国以往所有的社会变革,基本上是城市贵族享受到了利益,农民和农村地区为社会变革付出了大部分代价。

这一不公平的规则自古以来就行之有效。

政治学家波兰尼(Polanyi)在《大转型》一书中指出,在工业经济发展过程中,劳动力市场化对日益瓦解的社会秩序造成了致命打击。

因为它完全打破了个人对传统社会秩序和其他习俗和规则的依附。

在市场经济的旗帜下,市场颠覆了传统的社会关系,包括价值观、社会关系、人与社会的有机聚合、生活环境,并分解了延续了数千年的传统社会。

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说中国工业化和市场经济进程的最大成本是农村劳动力向城市流动所导致的农村地区的全面空集中,从而农村经济和社会被彻底分解。

此外,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转型,农业和传统产业进一步萎缩,第三产业的比重和作用更加突出。

一、二线城市大多是金融、交通和服务业的中心。他们在经济转型升级中发挥了明显的主导作用,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

这意味着城市群的扩张和农村地区的加速收缩将在未来继续。

许多政府部门的专家仍然认为,中国离发达国家80%的城市化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未来城市化率不会放缓。

中国的所谓城市群,其实是农民大量进城务工的副作用。中国所谓的城市群实际上是大量农民进城打工的副作用。

在短时间内,出国到城市工作的人数增加了数亿。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中国城镇常住人口达到8134.7亿人,比上年末增加2049万人。

的人数早就超过了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数。

一、二线城市显然容纳不了这么多人,所以大城市周围的城镇和小城市开始接纳这些农民工。

这些既不像城市也不像村庄的地方也被称为城乡结合部。

今天的城乡结合部实际上已经取代了传统的农村,成为中国最典型的基层社会。

有些人受不了城市里的竞争压力,这就产生了回到农村的想法。

然而,不幸的是,传统的农村几乎消失了,再也无法回归。

今天的中国已经改变了城市周边农村的经济格局,走上了城市覆盖农村的道路。

一个大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工厂,不断吸收周围的土地、人力和资本。

除了假装成高端人士继续在城市工作,普通人的选择非常有限。

至于像空炮弹一样被我们遗弃的农村地区,恐怕我们现在除了想念他们别无选择。我们只是随大流,尽量不去想那些我们无法改变的事情。

我们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毕竟,作为一个在这个国家的人,我们总是不得不忍受许多无助、无语、无助和无能为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