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应该承担国际责任:多年不遵守世贸组织规则

特朗普总统最近在推特上强调了世贸组织对成员国经济发展的认可。

专家们说,发展中国家仍然宣称自己是世贸组织的发展中国家,应该承担国际经济和贸易义务,以消除中美之间的贸易差异。

世贸组织发展中国家识别:长期模式世贸组织采用自我选择原则(self-selection principle)来识别其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仅指联合国对低水平发展中国家识别的定义。

根据联合国发展政策委员会2015年3月设定的标准,人均收入低于1,035美元的国家可被视为低发展国家。

在世贸组织的164个成员国中,除了美国、欧洲联盟、日本、加拿大等符合联合国定义的发达国家和低水平发展中国家之外,约三分之二的成员国自称为发展中国家,享受世贸组织各项协定规定的优惠待遇,或主张在这一轮谈判中适用更宽松的市场开放条件。

然而,自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关贸总协定)以来一直延续的这种承认模式对世贸组织的运作产生了一些影响,其中之一是世贸组织多哈回合谈判停滞不前。

世贸组织于2001年11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了第四次部长级会议。它通过了中国和台湾的入世案例,并正式启动了自成立以来的第一轮多边贸易谈判。

当时,成员国最初雄心勃勃,计划在三年内完成多哈回合谈判。

预计谈判进展不会顺利,谈判最后期限也延长了。

2015年12月,世贸组织成员国在肯尼亚内罗毕举行了第十次部长级会议。成员国首次在部长级联合声明中不再提议尽快完成多哈回合谈判。

根据专家的分析,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许多问题上的谈判陷入僵局,这两个阵营相互指责对方的错误。

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Lighthizer)在去年12月举行的第11届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上表示:我们不能接受新规则只适用于少数成员,而允许其他成员宣称发展中国家的地位。

莱蒂茨指出了世贸组织在界定发展中国家时面临的长期困难。

他说,目前世界上六个最富有的国家中有五个声称是发展中国家,这是错误的。

此外,他指责许多成员目前在透明度问题上的表现令人遗憾。许多成员绕过了这些义务,在许多现行规则没有得到遵守的情况下,无法谈判新规则。

图为美国贸易代表处(USTR)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Lighthizer)在去年12月11日世贸组织第十一届部长级会议上发言。

中国是一个有许多穷人的富国,还是一个有许多富人的穷国。特朗普总统在4月6日的推特上表示,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它被视为世贸组织中的发展中国家。有人认为这公平吗?1986年中国申请加入关贸总协定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677美元左右,而美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19078美元,是中国的28倍。

根据世贸组织的统计,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贸易量激增。2004年,初级商品贸易量在全球贸易总量中的比例位居前四。

根据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人口13.8亿,2017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16,660美元,而美国人口3.2亿,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59,501美元。

美中差距大幅缩小至3.6倍,就国内生产总值而言,中国(21万亿美元)超过美国(18万亿美元)。

前世贸组织秘书长帕斯卡尔米(PascalLamy)在最近一次媒体采访中表示,世贸组织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中国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足球彩票论坛的最佳国家。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时确实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当前讨论的热点是中国是一个有很多穷人的富国还是一个有很多富人的穷国。

专家:应该承担更多责任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西蒙·斯特(SimonLester)和他的研究助理在一篇关于CNBC的专题文章中表示,批评者的观点是正确的。现在是要求在国际经济和贸易事务中发挥更好的伙伴作用并承担更多互惠义务的时候了。

卡托是美国第八大最有影响力的研究所。

莱斯特在文章中说,世贸组织成员在宣布自己是发展中国家时,通常考虑政治而不是经济和法律。

尽管这是一个可以挑战的问题,但它总是被埋在地下,偶尔会发生冲突。

莱斯特认为,如果美国和其他世贸组织成员想要避免疑虑和贸易冲突,他们必须重新考虑自己在国际贸易体系中的积极作用。

莱斯特建议为世贸组织自由化议程作出贡献,推动一些停滞不前的重要谈判,如环境商品自由化和服务贸易协定,并履行世贸组织尽快加入政府采购协定的承诺。

白宫经济顾问: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拉(Kudla)周四表示,他相信通过自由开放的多边贸易体系来促进世界繁荣,但这一理论不能适用于各种情况。

他说,十几年来都没有遵守国际经贸规则,采取不公平贸易措施,川普总统不是造成今天这个问题的原因,他反而是几十年来第一位想要解决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总统。他说特朗普总统不是今天问题的根源,因为他十多年来没有遵守国际经济和贸易规则,并采取不公平的贸易措施。相反,他是几十年来第一位想要解决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总统。

他一个接一个地关注这些问题,追求自由公平的贸易,以帮助美国人获得公平的贸易机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