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律师和人权界支持六名律师辩护

该组织的代表还当场签署了致国际人权、律师团体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唐斌摄影/新纪元时报)台湾著名人权律师、台北律师协会人权保护委员会和人权组织等六个团体的代表首次在中国北京联合举行记者招待会,支持六名律师的律师权利。

在新闻发布会上,五名律师和教授代表谴责政府违反国际人权公约,非法迫害滕彪、李贺和六名北京律师,他们首次在中国为学生的清白辩护。

他们还在会上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并致函九个国际知名的人权组织,包括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人权观察和大赦国际,敦促他们谴责政府对律师的暴行,并要求他们要求立即改善人权状况,监督该政权是否能够履行其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的人权承诺。

公开信的副本将同时发送给胡锦涛和国际奥委会。

与会代表还一致认为,中国台湾在法治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应该帮助大陆走向法治和中国福利彩票历史主导的社会。

2007年4月27日上午,六名北京律师李和平、李熊兵、张力绘、李张顺、滕彪和吴宏伟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为学生王波及其家人的清白辩护。

这是外界第一次听说中国可以有许多律师集体冲破高压,在法庭上公开捍卫学生的清白。

当时,出席听证会的滕彪在想和其他律师一起离开时,被法警当众殴打。

中国律师是“玩命”的工作在声援会的现场,人权法律协会律师朱婉琪首先表示,中国在统治下一直把律师当作“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南方某个公安机构的“敌情通报”竟然写着“北京的律师来了”,由此可见,中国对律师的社会功能是相当具有敌意的,换句话说律师如果要秉持良心在中国执业,那他从事的是良心事业,也是危险行业。中国律师正在团结会议现场“努力”工作。人权法协会律师朱婉琦(音)一开始就表示,中国一直将律师视为其统治下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南方一家公安机关的“敌人信息通报”实际上写着“北京的律师来了”。这表明中国对律师的社会职能相当敌视。换句话说,如果律师想凭良心在中国执业,那么他就是从事良心事业,也是一个危险的行业。

朱万琦进一步指出,在八年的迫害中,他们被当作严厉惩罚和斗争的对象,并命令各级法院从一开始就严厉处理问题,而不是为他们辩护,没有人必须为他们辩护。经过长期的努力和受训者的巨大压力,他们在2001年至2003年间获得了所谓的“有罪辩护”,只有从“有罪辩护”开始争取减轻刑事责任。

一名中国律师在电话中告诉朱婉琦,“还不够糟糕。没有人需要为它辩护,因为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

另一位中国民主运动者告诉她,中国“不是法治”也不是“人治”,而是“鬼治”。

朱婉琦说鬼魂有一些人的样子,但他们做的不是人做的。在21世纪,他们仍然在中国各地从事人类炼狱。为了保护客户的权益和自己的生命,中国的律师必须做两件事。他们必须付出的痛苦和艰苦努力超出了外部律师的想象。

朱万琦特别指出,在全球30多个国家,50多起投诉和20多起涉及群体迫害的案件被视为“高度敏感”和具有“政治压力”的案件,这也考验了国际社会对法治的尊重和国家是否“法治”的现实。

她说,至少有50名在海外工作的人权律师,包括她本人,在不同程度上受到大使馆和领事馆海外阴谋的干扰或骚扰。

台湾律师和人权组织的代表5日举行记者招待会,声援在中国为学生辩护的6名北京律师。

(唐斌摄影/新纪元)致国际人权组织公开信的内容。

(唐斌摄影/新纪元时报)带头做人权与法治讲座的“张福全人权研究中心”代表黄默教授表示,律师们正在为人权、为法治而战,应该有正义感、有勇气和勇气,为弱势群体的权利而战。多年来,也有中国律师为学生辩护。然而,这一次北京的六名律师联手争取公开审判的权利,这似乎是一个新的变化。他们在法庭上正义的无罪辩护显示了律师的专业精神。

他认为这肯定会开创一个先例,特别是在人权和法治方面给该政权上一课。

黄默指出,台湾的这一团结活动意义重大,因为有这么多律师、组织和个人公开支持。

中国台湾有许多专业团体,他们不愿意公开支持中国大陆人民因其政治理想而抵制的反人权活动。考虑到基本人权是普世价值,他们不能有这样的心态。

他认为,由于对台湾的威胁,支持中国大陆的人权活动是中国台湾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也有助于台湾的国际生存和发展。

他希望媒体能够做更深入的报道,无论是报纸、杂志还是电视报道,都应该深入讨论一些基本问题。

“张福泉人权研究中心”代表黄默教授(唐斌摄影/时代时报),愿意协助中国在台湾建立法治和民主。中国大赦国际(大赦国际)台湾总会主任李胜雄律师表示,他们已经向伦敦总部汇报,动员各国大赦国际支持这项活动。

李胜雄说,这个政权对台湾怀有敌意,但我们关心的是中国的13亿人民。随着台湾自身人权的改善,我们也应该关心周边国家的人权。

他说这是一个残酷的政权。

他非常尊敬这六名律师。如果律师不保护人权和追求正义,那么当律师将毫无意义。

大赦国际(大赦国际)律师李胜雄(唐斌摄影/新纪元时报),中国台湾总会会长,企业司法改革协会律师林郑风表示,律师为被告的清白辩护是一项原则。在中国,帮助被告为自己的清白辩护被认为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让他感到惊讶。

他认为中国的情况比他认为的最糟糕的还要糟糕。

他说,他非常高兴中国台湾通过努力放宽限制而达到现在的状态。最近,自由之家将中国台湾评为亚洲言论自由最高的国家。

中国台湾过去得到了很多帮助,并愿意开始帮助他人,特别是来自同一个物种的中国人。这也是人权界、律师界和中国台湾所有公民应该共同努力的方向。

台北律师协会人权保护委员会的高永诚指出,中国的律师甚至不能保护他们的基本人权。可见,中国大陆的宪法和律师法不是规范性问题,而是关乎整个文化实施的问题。

高永诚说,台湾的法治理念深受欧美影响。台湾在法治方面的进步至少比中国大陆领先20到30年。台湾的持续进步也应引领中国大陆律师和人民的法治理念。

他强调,如果中国现在有12万名律师,将来有更多的律师愿意站出来,他们就会知道什么是“国家的法治文化”。当法治文化成熟时,像今天这样的统治力量不会迫害基本人权。

台北律师协会人权保护委员会主席、律师邱黄泉(Tang Bin Photography/新纪元时报)高永诚表示,他对自己在法庭上的表现感到惊讶。他批评这样的政府没有资格主办奥运会,这是一个完全违反正当程序原则的赤裸裸的法庭。如果这样一个政府想主办奥运会,文明国家应该深入思考如何通过参加奥运会来改善人权。这对中国人有什么帮助?如果没有帮助,它将提供粉饰丑陋的机会,事实上鼓励这个不公正的政权。

他认为,在奥运会期间重视人权的文明国家也应该站出来支持这些律师,为被告说句公道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