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地下党员:不要忘记欺诈

中国香港游行者举着标语警告说,一国两制正在消失。

“一国两制”、“九二共识”及和平统一的承诺会实现吗?前地下党员梁慕贤表示:这种没有自由和民主的普世价值宣言不过是甜言蜜语、胡萝卜加大棒、恐吓和诱惑,以及另一个骗局的设计。

这两次会议将宣布进一步增加军费开支。

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台湾同胞信》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宣告了台湾回归中国的伟大事业,提出了“一国两制”的中国台湾计划。他不遗余力地为香港、澳门和台湾的真正回归而不断努力。

梁慕贤早前给台湾《人民日报》写了一篇文章,形容这篇文章令人毛骨悚然、恶心,让人想起一次又一次的骗局。

第一个大骗局:政府创始人梁慕贤引用作者萧墅1999年主编的《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其中包括1941年至1946年的157篇文章,包括《新华日报》、《解放日报》、《党史通讯》。所有这些都与反独裁言论有关。例如,周恩来在1944年3月12日纪念孙中山逝世19周年的延安人民代表大会上发表了如下声明:人民真正有发言权的国家才是真正的中华民国《新华日报》1946年3月30日的社论标题:一党专政,灾难无处不在;《解放日报》(Liberation Daily)1941年10月28日文章:当前实行民主政治制度的主要关键是结束国家的一党统治,因为如果有一天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国家将掌握在一党手中。

1945年,毛泽东在回答路透社记者的一个问题时说:理想的民主是美国总统林肯定义的民主(由人民、由人民、为人民)。理想的自由是罗斯福总统的四项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免于匮乏、免于恐惧)。

前政党领袖毛泽东。

(大陆网)但后来他改变了论调,不仅推翻了“联合政府”(On Coalignment),还提议建立一个工人阶级(通过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一项共同纲领,该纲领可视为临时宪法。

梁振英写道:当时,非个人的张兰、李姬神和宋庆龄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占六位副主席的一半。沈钧儒成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中央人民政府的56名成员中,非公民占一半。国务院中,黄炎培、张伯钧、罗龙基、张乃琦和邵力子分别担任副总理、政府委员和部长以上职务。这真是一个联合政府。

这种对CPPCC和联合政府的模仿,确实使当时的中国人民更加不信任他们建立西式民主国家的诚意,忘记了他们自建国以来就宣布要建立社会主义国家。

有理想的海外和中国香港人都相信这一点,并且都转向了北京。

1953年,毛泽东提出要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并发表了《改造资本主义的唯一途径》,将大型私营工业企业转变为公私合营,实质上就是兼并私营企业。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并通过了宪法,宪法确立了执政领导的前提,要求国家最高职位完全由共产党人担任,从而实现了党和政府统一的目标。

政治宣传在中国随处可见。

()此时,国家权力联合政府的色彩已经消失,政治协商会议已经成为一个咨询机构。原来,这一切只是一个统一战线战略。

随后的百家争鸣、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不仅严重损害了中国知识分子和民主协商制度,从共同纲领到五四宪法和共和制的建立,中国完全被一党专政所取代。

这个阴险的骗局摧毁了成千上万在千千的中国人的生活,它被宣布在几年内完成。

第二大骗局:一国两制梁振英指出,为了稳定香港人在中国的民心,实现过渡,他与英国政府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向全世界人民承诺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和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将保持50年不变。

对在中国的香港人来说,这种庄严的书面承诺很难令人信服。

当时,作者认为这个时代已经演变成了科技计算机时代。无论如何,不可能回到毛泽东无法无天、反复无常的时代。他同意以与中国香港人同样的承诺回归民主。

但是我错了。当我发觉回归后我没有计划公开地下党时,我感到心情沉重和愤怒,认为所谓的回归其实是一个骗局。

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地点。

(维基百科)梁振英指出,他没有披露中国香港的地下政党制度,而是逐渐垄断了地下政党的政治权力,发动了政治攻势,包括暗示那些统治香港的人必须爱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说,中国香港被中央政府授予高度自治。中央政府给予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权利与给予特别行政区的权利一样多。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研究室主任曹鲍尔指出,回归后,中国香港的管治力量已成为两个管治团队,一个是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组织团队,另一个是在中国香港工作的中央内地干部团队。

舆论战几乎结束后,他们采取了行动。

包括拒绝2007年12月中国香港2012年大选,并声称同意2017年中国香港大选;然而,2017年,被认定为地下党员的梁振英浮出了水面。起初,他打算揭发一名隐藏了2012年下一任行政长官身份的地下党员。2017年普选时间表的承诺只是一种拖延策略,影响了公民的胃口。我非常气愤,又被骗了。

梁振英(中)被认定为地下党员。

()梁振英成为首席执行官后,他开始了一项全面的夺权计划。2014年6月发表的“一国两制”白皮书明确指出,中央政府完全控制中国香港。中国香港的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三权分立。它是中央政府授予的管理地方事务的权力。

一国两制是一个完整的概念。一个国家指中国香港,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中央人民政府直属的地方行政区。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831号决议引发了中国香港的雨伞运动。

2017年,习近平在第19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宣布,他将牢牢把握《宪法》和《基本法》赋予中央政府对香港、中国和澳门的全部管理权,并为“一国两制”下新的定义。

梁慕贤指出,为什么不把地下党公之于众?共产党早就有一个有远见的计划。它知道根据《基本法》,他们不能公开统治中国香港。只有让地下党派潜伏在中国香港的各个角落,他们才能悄悄地慢慢控制中国香港。地下党派的历史任务尚未完成。

从一开始到现在,中国共产党50年来从未打算让中国香港发展资本主义制度。

只要地下党派仍然活跃,中国香港就没有真正的“一国两制”。

雨伞运动纪念活动。

(摄影:金城)为什么人们仍然相信?梁慕贤认为,中国人、台湾人和香港人总是相信、相信并被他们所作的承诺所欺骗。主要原因是人们最初生活在实行信用制度的地方,不相信一个伟大的国家、一个国家的荣誉和一份国际文件会违背诺言。第二,许多人生来就对国家有感情。爱国主义是一种崇高的感情,但它不能适用于现在的中国,因为中国的一切,包括山川、人民和制度,都被中国共产党劫持了。

山川变色,人的思想和人格降低,现在爱中国就等于爱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两者不能分开。

所以中国现在不能爱了。

第三,这是人们没有意识到的本质。从来没有承诺和信守承诺的概念。他们只有政策和战略。

我们认为他们承诺的那些漂亮的话是政策的产物。

然而,共产主义者不会感到遗憾或羞愧,因为这只是一个策略的改变。

梁慕贤最后呼吁,始终有一种开放和内部双手操作的手段。事实上,一切都服从党的指示,随时都可能改变。党员不会被窃取彩票信息所愚弄并为此感到羞耻,而是被所谓的革命需要所愚弄。

朋友们,我们被欺骗了太多次,付出了太多。我们再也不能相信了。

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台湾同胞的信》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