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长的谋杀案:破解的结果怎么可能不被怀疑

贵州兴仁县县长的谋杀案震惊了全国,可以说是一起骇人听闻的谋杀案,几天前已经结案。

根据警方公布的调查结果,刑满释放的前囚犯曹晖犯下了以抢劫钱财为目的的谋杀罪。面对公众对这一结果的普遍怀疑,当地警方表示,曹晖杀人和抢劫钱财的痕迹非常明显,但由于“此案仍在审理中”,他们拒绝透露任何可以证明抢劫意图的信息。

没有证据或迹象表明,警方对“供认犯罪”的曹晖施以酷刑,要求他为兴仁县县长的谋杀案迅速结案认罪。然而,从警方对案件的描述来看,嫌疑人曹晖显然是只“熊”,而不是只需要找到的“兔子”。

警方的侦查结果并不充满普遍的怀疑,而是数量惊人的嫌疑人。

粗略地看一下警方描述的过程,就知道即使是一个缺乏生活经验的人也能找到n个问题。在互联网之旅中,你可以看到一个漫不经心的网民随意总结了十几个疑点。

随便提几个疑点:首先,警方的解释是矛盾的。

警方先是表示,曹晖的心理素质超乎常人,他的反调查意识极强,然后表示,“被捕后,他很快就供认了犯罪事实”,“从案件留下的痕迹证据来看,这不应该是职业杀手的作品”。既然曹晖的反调查意识非常强烈,他为什么留下这么多线索让警方迅速抓住?当你的心脏不正常时,你为什么这么快就承认了罪行?一名到过现场的警察说,从犯罪现场来看,至少有两个杀人犯,他们极其残忍——为什么最后只有曹晖一个人?还有抢劫钱财的意图。

甚至三岁的孩子都知道,当没有人被发现做坏事时,如果这是真正有预谋的抢劫,为什么你选择当你有最多的熟人和家人,并等到强大的县长回家后才开始呢?如果真的是抢劫,有必要杀了这个家庭吗?甚至4岁以下仍在睡觉的孩子也被残忍地砍死(所有的头骨都倒塌了)?如果这真的是抢劫,你为什么如此大胆地选择在一个郡的头上犯罪?警方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支持抢劫的意图,但民间传说称“80万元现金没有从现场取走”。死者亲属还告诉媒体:“凶手在犯罪后只拿了一部电话和几千元钱。

“看看当时的情景。

警察说现场发生了打斗,县长在和罪犯打斗时不得不大喊大叫。难道其他五个人在晚上12点听不到哭声吗?难道他们听不到哭喊声而不呼救吗?为什么邻居们没有听到呼救声?一个人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跑上跑下杀死6个人,他是少林和尚还是特工?警方称曹晖是县长妻子的朋友(县长妻子与有犯罪记录的人交往是不合理的)。既然她是她的朋友,为什么县长的妻子在晚上离开丈夫去和一个有犯罪记录的人聊天而不是陪她?犯罪发生在11月27日星期一。唐逸县长怎么能陪一个不速之客逛到第二天晚上12点才下班呢?毕竟,案件的侦破仅仅依靠证据来恢复犯罪事实。不足为奇的是,有一两个嫌疑犯与“基本事实”毫无关系。然而,有如此多的嫌疑人,确定案件的性质是如此重要。警察敢于向公众展示结果,并在公众面前称“熊”为“兔子”。这是对死者的侮辱,是对正义的嘲弄,是对活人的愚弄。这也是对常识的挑战和对公共智慧的侮辱。

这起令人震惊的案件发生后,由于涉及6人生命的灾难涉及一名现任官员和一名县长,而县长负责最敏感的煤矿整治工作,县长具有一名官员、一名商人和一名教师的复杂身份,留下了许多猜想空。

一时间,对其死因猜测四起,有人称是矿主报复,有人称是同事谋杀,有人说是其他原因的买凶杀人(《中国青年报》对此有过详细报道)。当时,关于他死因的猜测非常普遍,一些人声称是矿主报复,另一些人声称是同事谋杀,还有一些人声称是出于其他原因购买谋杀(中国青年报对此进行了详细报道)。

对于一个涉及现任官员和这么多人猜测的案件,警方有责任拿出一个权威的侦查结果,这个结果足够有力,能够消除人民的合理怀疑,并能够经受住公众舆论最严厉的怀疑。

拿出这么多疑点,可以说是检测史上最“豆腐渣”的检测结果,只会加重公众的疑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