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被杀,母亲被判12年,在北京工作受阻

黑龙江公民、反腐败和维权联盟成员马波被列为国家重点被告,并于10月8日被禁止进入北京。

黑龙江公民马波是反腐败和维权联盟的成员,他为儿子的生命辩护了12年。去年,该请愿案被公安部撤销。

几天前,她想在北京工作,但被当地公安阻止,称她是该国的一名关键被告,在当地公安和政府人员撤出北京之前,不得进入北京。

这太荒谬了!9月份仍在北京工作但被禁止在北京工作的马波,于11月11日被送回北戴河,当地官员承诺她可以在10月1日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之前返回北京。

但是她在10月8日买了票后,被北戴河火车警察拦住了。

有人告诉我:情况已经改变,你不能进入北京。北京会归还你的火车票。

9月10日,马博被当地警方从北京带回北戴河。

(由受访者提供)马波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地方当局称,我是3808名被指控的国家关键人员,因为北京各地的警察和政府人员尚未撤到地方当局。

他说他仍在等待消息。

马博怒喝道,这太荒谬了!这个国家已经走了多远?这叫什么?我去北京照顾自己。他们不应该切断我的财政资源吗?这难道不是冥界的惯例吗?长期以来一直在北京请求帮助的马波收养了一个胖男孩。为了生活,她最近找到了一份工作,必须在十一月假期后回到她的工作单位。

在过去的几天里,她与当地公安进行了多次沟通,经过层层的报道和研究,最终同意11日进入北京。

2007年4月,马波的儿子徐志鹏与国家信访局的校长马文英发生冲突。半个月后,他在学校门口被三名学校官员殴打致死。证人、物证和法律文件被锁在刘迪、刘一八九和谢志江。

为了保护凶手,黑龙江省三级公安局会同涉案政府部门和黑龙江农垦职业学院,向国家信访局公开伪造案件。这个案件被恶意压制了12年多。凶手仍逍遥法外,而徐志鹏的尸体仍躺在冰箱里,无法掩埋。

12年来,马波一直在北京请愿,为他的儿子报仇。

在过去的两年里,她在国家信访局写了信。从工作人员那里,她了解到当地政府为她不公正的案件编造了各种虚假信息,她对此一无所知。

2017年12月18日,马波在国家信访局登记时,2号视窗男工作人员说:电脑显示你向政府承诺不再上访。2017年12月18日,当马波在国家信访局注册时,窗口2的男工作人员说:“电脑显示你已经答应政府不再请愿。

她还提交了一份小于32张纸的手写承诺书,但她完全不知道该承诺书,也没有签名。

2018年4月,在公安部请愿司登记时,窗口接待员告知她,该刑事案件已于2009年撤销。

马波说:公安机关和政府也在玩文字游戏。最终目标是拖延案件。

2019年8月5日,在国家信访局窗口2登记时,女工作人员说:电脑显示,2010年政府会给你20万元的援助。

马波说:为什么2019年7月12日的登记没有显示这笔20万元的救助基金?没有收款人的签名,也没有付款人和收款人在交易过程中的照片和视频的证据。

谁以我的名义拿走的?2019年8月23日,在窗口2注册时,203号工作人员检查的电脑显示,2010年10月26日,马博承诺农垦职业学院不再上诉,并加盖农垦职业学院的正式红色称号和公章。

但她不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