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被“打破”

泽,一个位于江苏、河南、山东和安徽交界处的小镇,是富士康科技集团(富士康)即将在其大片领土上迎来的新儿子。然而,未能如期举行的签约仪式使得富士康即将在山东菏泽进行的围栏建设成为一个谜。

但让郭台铭董事长挠头的是,菏泽一期工厂是生产苹果手机连接线的。

尽管合同制造巨头富士康正在尽最大努力减少对苹果的依赖,以此来撕掉依附于自己的合同制造巨头的标签,但苹果作为最大的客户,一直是富士康难以摆脱的阴影。现在,如何确保苹果6的顺利供应已经成为富士康最重要的话题。

酝酿了两年的富士康菏泽工厂签约仪式原定于8月30日举行,但签约仪式中的两位重要人物相继下台。

据悉,郭台铭将于8月30日抵达菏泽,与当地政府就该厂20亿美元的投资举行签字仪式。然而,郭台铭那天并没有出现在菏泽。

增加这项投资不确定性的是,在签字仪式上没有另一个主角。

8月29日,就在原定签字仪式的前一天,山东省纪委监察厅宣布前菏泽市副市长刘国生因严重违纪接受调查。

据记者了解,原负责招商引资和台海事务的刘国生是与富士康几轮谈判的主要负责人。

此外,山东省商务厅的“撤文”举动则更为这桩投资泼了一盆冷水。此外,山东省商务厅“收回文件”的举措给投资泼了冷水。

8月28日,山东省商务厅在山东商业网上发布文章称,富士康科技集团已决定在菏泽市投资建厂。文章除了提到富士康集团正在积极准备注册手续,郭台铭近期将在菏泽签约外,还详细描述了已基本确定的工厂投资建设的基本框架。

然而,8月30日,这篇文章被山东省商务厅删除。

目前,被困在漩涡中的双方都保持着持续的沉默。

记者先后致电菏泽市商务局和外商投资部相关官员。办公室以无知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外国投资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刚到富士康时不知道后续的投资情况。

然而,富士康发言人刘坤回复记者,没有对菏泽的投资置评。富士康信息办公室的相关人士也告诉记者,富士康无权就投资事宜置评,一切都将以上市公司鸿海的公告为准。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9月2日,即刘国生宣布调查后的第4天,由《菏泽日报》负责人主持的《牡丹晚报》在同一天的第2版上刊登了一则头条,称富士康在菏泽的投资框架基本得到了记者的签字确认。

除了在文章标题中增加了“基本”一词之外,内容几乎与山东省商务厅先前删除的手稿完全相同。

富士康花了两年时间恢复城市建设地图,并在菏泽投资建厂。富士康在菏泽规划的城市建设面积远远超过郑州的富士康。

郑州富士康工厂曾经是最大的,占地10平方公里。

据记者了解,富士康将在菏泽建厂。一期工程将在开发区关闭的菏泽李三纺织厂租赁30,000平方米的现成工厂,转移生产线,生产手机、电脑连接线等电子产品。第二阶段计划建设一个10平方公里的工业园区,起始面积为2平方公里。

为了吸引富士康入土,菏泽还在39个方面给予富士康优惠政策,包括工厂租金、水电成本和税费。

一些熟悉富士康菏泽投资的业内人士也告诉记者,对刘国生的调查给富士康的投资增加了不确定性。然而,如果我们就此止步,双方先前的投资将会化为乌有,很可能只会被推迟。

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据他所知,富士康在菏泽投资建厂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始,前期招聘的4400名员工的培训即将开始。

“但是没有签订合同,没有人可以肯定。

事实上,菏泽是山东的一个小城市,经济不发达,劳动力成本低,只是富士康在内地的众多选择之一。

随着沿海地区生产成本的增加,富士康近年来不断将其工厂从东向西向内迁移。

仅今年夏天,郭台铭的投资就已经覆盖了贵州、安徽安庆、河南开封、济源等地,他的业务也涵盖了从手机组装到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等方方面面。

根据地图,富士康的投资轨迹逐渐从以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地区转移到以上海和淮安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从以烟台和秦皇岛为代表的环渤海地区转移到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中西部地区。

上述熟悉富士康投资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富士康选择菏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菏泽地理位置靠近河南和安徽,未来可以与富士康在郑州、商丘、开封等地的工厂以及安徽工厂相联系,这些工厂是相互支持的产业。

富士康带来的巨大人流无疑给这些地方带来了很大的住宿压力,但它们都被富士康三个字隐含的巨大经济光环效应所抹去。

以郑州富士康为例。根据郑州海关8月18日的报告,今年前7个月,台资富士康在该省的进出口仍占该省对外贸易的52.4%。

在这个庞大的数字下,所有地方政府,如菏泽政府,都以主要领导人为首,并成立了一个特别的协调小组,以推动富士康尽快在该地区定居。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苹果。尽管富士康及其母公司鸿海一直在降低苹果对自己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其最大客户苹果的阴影始终存在于这座城市的全面封闭背后。

菏泽富士康就是一个例子。

据记者了解,富士康在菏泽的一期工厂生产了苹果的手机连接线。

据国外媒体报道,未来5-10年,全球五分之一的苹果产品将在菏泽生产。

苹果的巨额订单和跟不上它们的生产能力是富士康始终面临的矛盾。菏泽工厂显然有助于解决富士康面临的来自苹果订单的巨大压力。

有消息称,苹果的苹果6将于9月9日首次发布。

然而,此前业内人士表示,到今年年底,苹果公司的苹果6手机库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惊人数字:1.2亿部。

巴克莱资本亚太区下游硬件制造业首席分析师杨鹰巢表示,富士康已经收到了5.5英寸机型的所有订单和4.7英寸机型的70%订单。

然而,当郭台铭的“三年百万”机器人计划进展不顺利时,富士康缓解订单压力的唯一途径就是招募大量普通工人并建造新工厂。

富士康已经开始在郑州和太原等主要组装厂为苹果6大规模招聘普通工人。

7月18日,河南省商务厅厅长焦金淼宣布,富士康新的苹果6生产设备已经在郑州启动。为了满足对产能的巨大需求,富士康将在河南省招聘10万名员工。

与此同时,富士康内部人士也向记者透露,郭台铭曾多次造访苹果6生产线,以确保富士康负责的首批7000万至8000万部手机顺利交付,避免苹果5的退货危机。

苹果效应真的让郭台铭又爱又恨。在享受它带来的巨大利益的同时,他也努力撕掉原始设备制造商巨头的标签。

在今年3月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郭台铭明确提出了加快内地投资的想法。

同时,股东大会通过了9个大陆投资项目,包括手机、平板电脑、游戏机、工业机器人、自动化设备、服务器电机、精密加工等多个领域,总投资1.82亿美元。

然而,大和证券分析师凯莉·黄(KylieHuang)认为,这些投资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改变鸿海对合同制造的依赖。

8月13日,鸿海发布了2014财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

财务业绩显示,鸿海第二季度净利润为新台币201.9亿元(约合6.73亿美元),同比增长19%。

据杨鹰巢估计,仅苹果家族的订单就占鸿海收入的40%以上。他预计单单苹果6就能为鸿海带来超过1万亿新台币的收入。

对菏泽的投资现在还不确定,未来的苹果6将再次考验富士康的生产能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