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和他的秘密耳语

一周之书■李南1997年,80多岁的波兰诗人切斯拉夫·米洛什在波兰标志出版社出版了他的散文集《路边的狗》。后来,他出版了另一部散文集《米洛什词典》。如果这不是奇迹,更令人惊讶的是诗人在90岁之后出版了第二部诗集《[诗集》。

这让我们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这位年轻时活跃在诗坛的诗人,这位与红色政权断绝关系并流亡国外的果断诗人,他传奇般的一生。

这次,我想写诗人米洛什的路边狗。

这本书于去年底由花城出版社出版。

你为什么给一本书起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关于狗的故事吗?或者这是诗人独有的隐喻?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诗人米洛什在这本书的第一篇文章中回忆说,在上个世纪初,当走在田野里时,一只狂吠的狗总是会出来,提醒他那里的人和陪伴他们的狗。诗人写道,有一天早上在我的梦里,我没有理由想到这个有趣但感人的名字:“路边的狗”。

所以这个名字成了一本书的标题。

这是哪种书?波兰标志出版社总编辑杰西·伊格尔(Jerzy Iger)形容路边的狗是“一个有趣的大杂烩,一种私人疯狂”。

切斯拉夫·米洛什1911年出生于立陶宛。他不仅是诗人,还是散文家、小说家、翻译家和评论家。《路边的狗》是他80岁后写的一些短文、诗歌和思想片段,发表在报纸和杂志上。

写作风格与他的其他散文集《米洛什词典》相同。它们短小精悍,寓意深刻,是诗人长期写作和思考的结晶。

在第一系列路边狗中,米洛斯提到了一些话题,如宗教、伦理、写作、自然,从形而上学的角度思考这些问题。有意义和丰富的内涵让人深思良久。

例如,在《宽容》一文中,他写道:“他早就失去了固执,但随着宽容,他对一切都越来越怀疑。

他坐在黑暗中,看着舞台上的木偶竞争,祈祷,骄傲,忏悔,从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愚蠢。

“一篇文章只有70多个单词,但它有无限的张力。这个真理也能让每个人受益——反省自己,了解自己。

甚至更短——在诗的性别中,他写道:“如果诗中有性别,那一定是女人。

缪斯不是女人吗?诗歌是开放的,等待着人、灵魂或恶魔。

“不到40个字,类似的诗也出现在书中。

在这个系列中,作者还收集了一些未发表的诗歌草稿,包括一些精美的作品。

有些诗没有出现在米洛什在中国出版的诗集里。

比如跑步,“他们厌倦了跑步,但忘记了最重要的事情。

他们跑着,好像他们相信自己会永远活着。

每个人都认为他很珍贵。

每个人都觉得独一无二。

“当然,还有许多短诗,我想是关于诗人随手记下的短句,但是已经放在一边太久了。诗人不能再用心打磨,所以他可以成为我们从沙子里发现的珍珠。

在这本书的第二张专辑中,米洛什将其命名为“贡献主题”。他解释了我贡献一些话题的原因。

至于这些话题,诗人觉得自己老了,可能没有精力去完成对这些话题的讨论,但是这些问题诗人认为是极其重要的,并且没有被清楚地解释和写出。

“我贡献的主题可能对一些厌倦了忏悔文学、过度感性和扭曲自传的人有用。

保佑古典主义,让它永不消亡。

“如果第一系列的短文集中于探索诗人的精神奥秘,那么所贡献的主题将向更复杂的外部世界开放。

星球,山谷,审判,世纪末,神职人员,祖先,达尔文的妻子…米洛斯以其渊博的知识结构向未来的读者展示了推测的可能性。这些论文中指出的人类的终极意义确实是跨越时间的古典主义空。

此外,由于这些文章的讨论范围较大,它们的长度通常比第一系列文章稍长。

译者赵伟婷女士在中文翻译的序言中指出,这本书很难理解。

除了涉及许多地名、名字和典故之外,我认为诗人用诗性语言写作,很少有作家用诗性思维方式阐述问题。

可见,这些散文不仅具有诗歌的感性,而且具有哲学的理性和人类学的智慧。

在短短的几行文字中,诗人往往具有诗歌的写作特点,如跳跃性、隐喻性、讽刺性、含蓄性…这无疑增加了没有诗歌阅读经验的读者的难度。

读这本书时,我总是钦佩诗人米洛什,并逐渐理解了作为一名伟大诗人的品质。他不仅有童年和记忆,还有整个世界的风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