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鹏飞与城市竞争力报告:一个学术品牌是如何炼成的?

见习记者刘世明距离6月22日下午2点举行的2017年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大会只有20分钟的路程。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研究所所长助理、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走进会议厅,环视被一圈桌椅包围的“主席台”,停在某个地方,上前伸手交换两张桌子。

当他第一次发表《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时,他一个接一个地给50多个城市打了电话。在现在的新闻发布会上,无论是邀请领导和专家出席还是检查场馆布局,他都将亲自进行。

自2003年以来,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出版的《蓝皮书》已连续发行15期。

中国发展基金会副主席、著名经济学家刘世锦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报告让倪鹏飞成为城市竞争力领域的领先专家,他的坚持不懈也让他成为中国城市研究领域最响亮的学术品牌。

“它不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品牌,也是中国的品牌。所有研究中国城市的外国学者都必须阅读这份报告。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叶玉敏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

在与记者谈论过去15年中国城市竞争力的变化时,他很瘦,是20世纪90年代典型的知识分子。他一只手交叉着腰,另一只手打着手势。他的声音并不微弱,他的心里似乎有一张中国城市的地图,里面包含了每个城市的经济发展历史。

源自“弓弦箭”上的“一软一硬”社科院城市竞争力研究中心的办公室里摆着一张颜色有点泛黄的奖状,上面红色的大字写着第十一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获得这个荣誉的是2003年出版的第一份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及以倪鹏飞为首的研究团队。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竞争力研究中心办公室,源于“一软一硬”的“弓弦箭”,证书略显发黄,第11届“太阳叶放经济科学奖”用大红色字母书写。2003年发表的第一份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和倪鹏飞领导的研究小组获得了这一荣誉。

虽然关于中国城市竞争力的报告起源于2003年,但其理论基础的形成可以追溯到6年前。

1997年,倪鹏飞刚刚开始在南开大学经济系攻读博士学位,方向是房地产。

不久,他的导师被调到天津市政府担任临时职务。当时,学术界对国家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的研究较多,但很少有人关注城市间日益激烈的竞争。导师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是调查天津在全国城市的竞争力。

倪鹏飞参加了暑期研究,几个月后去了深圳、珠海、上海等地。

“结论是,在20世纪90年代,城市的发展主要依靠吸引外资。主要有两个影响因素。硬件是资本,软件是文化。

在许多采访中,他都会提到“解放思想,黄金2000两”这句话,这句话在当时的社会上有着鲜明的印记。

这种“解放思想”也改变了他的命运。

他们的调查报告被授予天津市科学技术进步奖,部分研究成果发表在1998年的《经济科学杂志》上。

后来,在为他的博士论文设定题目时,他最初专门研究房地产,并选择了24个城市样本来比较城市竞争力。

在撰写博士论文期间,他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像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的“钻石模型”(diamond model)这样的经济理论,竞争战略之父,每个人都能立刻记住,来衡量城市竞争力的各种要素。

一天早上,当他要写完的时候,他醒来,突然有一道闪光。”弓弦箭,又软又硬,不是很好吗?”因此,这种被称为“弓弦箭”的竞争力指数模型成为他论文的理论基础,侧重于硬件,如位置、环境、设施、资本、人力、科技和结构。以文化、制度、政府管理、企业管理、开放等软件为弦,以产业为箭,得到了高度评价,现已成为城市经济的经典理论之一,并经常被引用。

2000年,倪鹏飞博士毕业,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贸易研究所。这时,国内城市经济发展形势已经发生了新的变化。

不仅城市之间的竞争加剧了,而且争夺投资也常常是血腥的。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和全球贸易一体化,世界城市之间的竞争也提上了日程。

一年后,《经济日报》发表了东南大学徐康宁教授2001年撰写的关于城市发展和竞争力的研究报告。

不久,倪鹏飞会见了该报的编辑,并谈到了这篇文章。编辑鼓励他也写一篇评论。

因此,他努力在博士论文中写下对24个城市的评论,并于2002年1月左右出版了完整版。

一块石头激起了成千上万的波浪。Sina.com把这篇文章放在头版一周。点击率如此之高,以至于“有些地方无法忍受”

许多地方政府立即召开通宵会议,讨论它们是否有竞争力,以及它们有多有竞争力。

“当时,地方政府对城市竞争力的概念和认识仍然是用传统的行政水平和国内生产总值来衡量的。有些人认为他们的地位相当高。我一走出这个排名,就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倪鹏飞说道。

在21世纪初,根据指标和因素对城市的这种排名绝对具有颠覆性。

学术界也有一些不同的观点,特别是关于竞争力构成要素中的“文化”。

传统“文化”是指历史文化背景。在本报告中,“文化”被定义为商业文化,即城市具有重视商业和开拓创新文化的理念。

因此,一些历史文化名城,如北京和Xi,不一定有良好的商业文化。被视为“文化沙漠”的深圳反而得到了高度评价。

200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的一位负责人鼓励他将竞争力报告写成蓝皮书,并每年出版。

当第一期于明年发行时,倪鹏飞,已经尝到了“一夜成名”的惊喜和困惑,害怕社会的“过度关注”。他想正常出版而不需要更多的宣传,但是他受到了湖南电视台的关注。

前来寻求合作的记者在宿舍门口等了两天。他还找到了社会科学院的领导,甚至他的湖南导师。

最后,媒体的坚持感动了他。前两份报告由湖南卫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发布。

在报告的前几年,收集研究数据花费了最多的时间。

它主要由两部分数据组成,一部分是客观数据。通过与国家统计局合作,获得这些数据相对容易。另一部分是调查数据。他负责设计问卷。他在全国50个主要城市培养了当地团队成员,通常是负责问卷调查的教师或大学校长。

因此,初次报告是对200多个城市的综合评估和对50个城市的深入分析。

直到2013年,客观指标才得到充分利用,问卷被取消,使用爬虫技术收集的一些网络数据才得以增加。

倪鹏飞家的阁楼里,仍然有十几个编织袋装满了2002年至2012年每年从50个城市收集的问卷结果。

“起初,我没有给他们任何钱,所以我打电话说我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他们中90%以上同意做一份竞争力报告。

”他还记得,每次在倒计时规定的时间之前,都有近50块薄砖被特快专递从全国各地寄出。

通过社会科学院的平台,曾经独自作战的倪鹏飞也组织了一个研究小组。

最早的合伙人是侯庆虎,他来自南开的弟弟,在他写博士论文时给予了他很大的支持。侯庆虎完成了初始数据计算,包括软件编程和模型编程。两者之间的默契合作也被称为“飞虎队”。

在写作中,他邀请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全国人大的一些年轻教师以及一些博士生参加。

“在一个发展中的中国,许多从未谋面的人对一项普通的研究给予如此大的支持和关心,这充分显示了人们对国家繁荣和地方发展的强烈期望和崇高责任感。

”倪鹏飞在第一份报告的附言中写道。

每当我回想起当时的心情,他总觉得心情汹涌澎湃。

渐渐地,这项聚集了所有人力量的研究也初步揭示了一些明确的结论。

倪鹏飞发现,在21世纪的前10年,城市化已成为推动城市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包括土地在内的基础设施已成为推动竞争力的因素。

第一本蓝皮书出版后不久,2003年6月,国土资源局发布第21号令,改革土地拍卖制度,从而启动了“土地融资”模式。

“土地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货币,地方政府通过土地融资变得更加强大。土地金融开启了中国城市化的大发展,”厦门市规划局原局长、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副主任赵燕菁写道,指出了当时土地城市化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影响。“中国原始资本积累的速度和规模超出了改革之初最大胆的想象。

“在此期间,中国经济经历了从2003年低谷到2006年和2007年高速发展高峰的过山车,并逐渐开始倡导从高投入、外向型经济向集约型发展。

倪鹏飞在2008年修订了竞争力报告的13个指标体系,构建了一个更加简洁的城市竞争力测度模型。

新体系引入了宏观经济循环模型,这不再是一个只关注要素供给、强调供给和需求的“弓弦箭”增长模型。

在构建具体指标时,他选择的方法往往非常巧妙。

2004年,国家统计局提出了“绿色国内生产总值”。

城市竞争力研究中心(Urban Competitiveness Research Center)团队在其综合竞争力中增加了两个环境污染的反向指标,一个是每万国内生产总值的能耗,另一个是二氧化碳排放量,强调环境效益超过高增长。

在2014年NPC和CPPCC会议之前,前中央电视台记者柴静在雾霾调查的穹顶下引发了一场火灾,引发了许多城市居民的激烈讨论,尤其是北京、天津和河北等污染严重的城市居民。

“当时,中国城市出现了许多问题,包括污染、烟雾等。

”倪鹏飞说道。

在“土地城市化”阶段,高投资和过分强调经济增长数据的发展模式带来了一系列不可持续的问题。从全国到各城市,迫切需要以整体经济发展为主线,向“人口城市化”转型,建设可持续发展、具有竞争力的城市。

2013年,倪鹏飞和他的团队开发了新的竞争力指标体系,在原有的经济竞争力基础上增加了可持续竞争力。

一旦启动,一些经济排名较高的中小城市,如东莞、佛山和温州,在可持续竞争力排名中并不突出,因为它们缺乏医疗保健、教育、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

“粉丝”和“乌托邦”倪鹏飞觉得国内城市仍然更注重经济竞争力指数和排名。

然而,在国外,可持续竞争力理论受到了广泛关注。

在2013年由国家发改委组织的“中欧城市化论坛”以及由他和美国学者彼得·克拉索(Peter Classeau)联合主办的“荷兰城市竞争力国际论坛年会”上,可持续竞争力理论得到了外国学者的一致认可,许多人前来问他演讲的内容。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和美洲开发银行举办的“中国-南美洲城市发展论坛”上,他关于“可持续竞争力”的主旨发言也非常有效。当时,发表主旨演讲的国际专家应邀主动寻求与他的合作。

“研究和报告是预测性的。一开始,当我们这么说的时候,其他人仍然怀疑当这个概念成为现实时,我们最初的判断会成为共识。

“对深圳经济繁荣的预期是最好的例子。

早在2003年,当浦东新区刚刚建成,国际资本市场开始向上海靠拢时,他就判断深圳在市场低迷的预期下仍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倪鹏飞记得2002年互联网上有一篇非常受欢迎的文章叫做《深圳》。谁抛弃了你,反映了当时深圳的悲观和焦虑情绪。

然而,根据竞争力的研究框架和他自己的观察,他认为深圳不会以这种方式下沉。最重要的基础是,该地区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民营高科技产业集群。

当时,深圳市委决定把自己建设成为一个“国际化”城市,但他们对科技和创业采取积极的不干预政策,容忍失败,为企业自主经营提供基础设施,并以其市场优势和文化背景形成良性循环。

2012年,深圳的竞争力排名首次超过上海。当时,包括深圳在内的许多人认为这是夸大其词。后来,深圳逐渐成为第一名,2015年超过香港成为全国第一名。其发展模式也得到了中央政府的肯定和赞扬。

这份报告对官方和非政府界的影响远远超过其他一些非政府组织名单。

据透露,一些省市将把这份报告作为评价地方政府绩效的参考标准之一,这导致了各城市在排名上的“激烈竞争”。

当第一个排名公布时,深圳排在广州之前,一家广州媒体公司去北京采访倪鹏飞,问他排名是否“公平”;有一年,给出了“未来发展有希望的城市”的排名。在报告中,重庆排名第一,成都排名第二。成都的领导人后来见到他时,他们一见面就这样说了。

港、澳、台高度重视竞争力排名。

自2006年以来,《中国城市竞争力蓝皮书》首次在北京和香港出版。

每份报告发表后,特区大部分新闻发言人或政府官员都出来回应。

虽然我不想“高调”,但报道本身和倪鹏飞都有“粉丝”投票,因为他们对社会影响很大。

在广西钦州的一次渔港调查中,当地县委宣传部的一名干部说,他经常阅读城市竞争力报告,拿出一个小笔记本,坚持要他签字。

该报告经常被许多城市称为在吸引投资、旅游和营销方面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名片”。

下班后,倪鹏飞最喜欢的事情是读诗,以及古代诗人对理想田园城市的诗意构思和描绘。

“但大多数‘桃花源’仍然是空思维,忽视经济和与世界隔绝是不可持续的。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建设一个可持续的理想城市”。

他还告诉记者,除了城市,他最感兴趣的学术领域是历史。如果有一天城市竞争力报告快完成了,他可能会研究城市历史。

事实上,也许一直以来,他所做的就是用数字和文字记录中国城市的发展和演变,并将其保留在历史中。

发表评论